Lilypie Third Birthday tickers Lilypie Fourth Birthday tickers

目前分類:友誼堅不堅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韶光如詩

--誠品2015年的日誌主題

韶光如詩。
很喜歡這四個字,喜歡到差點就要為了這四個字買日誌。
(由此證明女人購物都是衝動的。喔不!女人購物不衝動,只有你購物衝動而已。)

韶光易逝,而風月如詩

xyl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然後我就會想想還在寫blog的酥小姐。話說你的文章寫的真是好(起立鼓掌,鞠躬自動坐下)。讓人心生羨慕,每看一篇你的新文章,對自己的自厭感就會再上一層,有時候會羞愧地無地自容,想要把blog給關了。想到你就會連帶想起去了美國,說好只在語言學校待三個月,要不也會申請大學念結果卻整個大留特留紐約的Ling小姐。(對不住,你們兩個就算十年後行同末路,對我來說都會是共生共存焦不離孟的印象)

xyl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One Art     
by Elizabeth Bishop

The art of losing isn't hard to master;                    
失去的藝術並不難精通
so many things seem filled with the intent            
很多東西似乎本就富有被遺失的目的
to be lost that their loss is no disaster.                   
所以失去他們也是理所當然

xyl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照片:Bella and I in the bar that we used to hang out

Almost midnight, we’ve just finished 《Walk the Line》 and started to walk back home from studio.

xyl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照片:我們兩個像大孩子般玩著翹翹板^__^
好天氣的日內瓦很舒服∼
去日內瓦前都沒想到我們這次見面後,要再見面可能也是半年一年之後的事了。

xyl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08 Fri 2005 03:09
  • 凌亂


corbis.com

離別在即,實在不應該把朋友一個一個往外推,但是為什麼總覺得那天我又失去了一個。其實,要不是那本我必須在離開前拿到的書,也不會打電話開口。我不知道哪樣比較殘忍,告訴大家我即將遠離,或是絕口不提一字;只是覺得朋友見面的頻率跟出不出國無關。

xyl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片來源:www.google.com 天空之城劇照


好姊妹來電詢問要不要去聽“雅頌管樂團“(ps1)的春季演出,我一口回絕了;因為時間正好與補習時間衝突。掛掉電話前雖表明了一旦能補課一定到場加油支持之意,掛電話後卻一邊覺得:「若當真不能去也不會有太大遺憾吧?(一方面懶,一方面覺得管樂離我好遠了)」,一邊又問自己:「真的?真的不會感到遺憾?」(人格分裂中)甚至自問︰「若今天不是剛好有事能理所當然的不出席,我仍會這麼阿沙力的直接拒絕嗎?」

原本該有事的那天是二二八,舉國都放假,補習班自然也不例外;知道消息後便撥了電話告訴好姊妹會到場的決定,交代完拿票事宜、寒暄了兩句後掛了電話,一股安心竟油然而生。「不想讓朋友失望」--這是當時,直到音樂會結束都還盤留在我腦海的一句話。

我來,不是為了有妳愛的韃靼舞曲,不是為了妳的solo,不是為了我愛的斯拉夫進行曲,只是為了不想讓妳失望。好姊妹,我不會因為妳的神經比較大條、看起來好像可以很不在乎,就忽略妳心底會因為我們的不出席而暗藏的小小失望。所以,我來了。雖然也許你壓根也沒想這麼多,但我知道你會因為我們來了比較開心,就算只有開心一天或一個晚上也好。

音樂會後,我擔心著小朋友(ps2)的肚子、小朋友的睡眠時間,實在不能多留,心裡在回家和與妳多聚聚之間拉鋸。看到妳的開朗笑容,想都沒想就衝上前跟妳抱個滿懷、站都站不穩,這種感覺就像妳不想睡覺,覺得自己不累,但一沾床就馬上睡著;或是說不餓,一吃東西就想吃更多是一樣的矛盾。所以我以為我可以不來也沒關係,但其實我做不到的,才發現∼我很想妳。

我可以因為音樂會有妳,所以我來支持;
哪一天,妳能不能也給予我相同支持?
不是求回報,只是怕孤單。
即便灑脫如我,揹起行囊便能無後顧地遠走的我,也會怕孤單。有時候,我甚至覺得自己很像《神隱少女》裡的無臉人,亦步亦趨地跟在千尋後面。

幸運如妳,我所認識的孤島從來都不包括妳,偶爾也要記得到我的島上晃晃喔!

後記:
以前練團的時候,因為聲部關係(ps3)每次聽音樂總會很直覺的第一個注意到法國號的聲音,吹的好、吹的不好也會特別挑剔、特別敏感。現在沒練團也練不起團了,對法國號的敏銳度也相對降低(雖然想聽到的時候還是聽的到拉),才懂得對樂團寬厚,並注意到樂團的平衡和其他樂器的表現。那天晚上,我真是崇拜死長號了!天阿∼∼Bravo直喊不是衝著王戰(ps4)的小號,卻是爺爺(ps5)的長號!


ps1. 雅頌為ㄧ社會音樂團體,成員從愛好管樂的社會人士到學校樂團學生都有,常會不定期舉辦音樂演出。
ps2. 小朋友是目前容格格寄人籬下所受託的孤。
ps3.容格格在高中樂團時代是吹法國號的。
ps4.王戰在台灣管樂界有小號王子之稱,長得一表人才,現為雅頌的團長與指揮,音樂會當天他坐在團裡吹奏小號。
ps5.“爺爺“是容格格高中時的樂團學長,吹的是長號,現在在雅頌擔任長號手。

xyl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片來源:http://pro.corbis.com/search/searchFrame.asp

每次Stef回國之前,台灣的親友們總是會一陣雞飛狗跳。其實Stef並不樂見我們如此,而就算能滿足心中小小的虛榮心她也絕不說。她總是寧願能悄悄的回台灣,悄悄的回美國。不過,我們這些熱情的親友們始終沒讓她如願;彷彿她是國際巨星,而我們這些粉絲們總是有辦法探聽到她回台的正確日期,好讓我們埋伏在機場等著迎接她,給她個能讓她花容失色的大擁抱。

xyl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圖片來源:http://library.taiwanschoolnet.org/cyberfair2003/C0316800167/B/B-1.htm


因為Joy,沒課的禮拜五,I made myself fool around all day. 說服自己:玩兩天就好,反正沒錢嘛,省點玩;後來熬夜沒睡,怕幫朋友慶生完的Joy,來到我家卻因為我一覺難醒沒接手機,而在冷冽的台北街頭苦等。

xyl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誰規定我不能決定讓誰坐在「最要好的朋友」這個位置?

xyl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Oct 30 Thu 2003 03:06
在古德家(ps)
用精神年齡分(or 不食人間煙火的程度)
排行由上到下是: Stef, 我, Cathy和Jian, Joy和Looky
(有兩對是各自不分上下的)

xyl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