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肉體》,是隱匿的詩集。
因為我無意間發現了“有河“(p.s.聽說是在淡水的一家小書店),所以也順便發現了有河的老闆之一--隱匿
然後忘了當初為了什麼去了一間不在東海大學裡卻名叫「東海書坊」的奇妙書店,看到了當時剛出版的《自由肉體》,就情不自禁的買下它。
也許是一時假文青鬼上身,因為從買來到現在將近兩年的歲月裡,只翻開過兩次。喔不,並不是寫得不好,相反的,隱匿的詩集其實還更像一種對生活發著牢騷但句句真理的小人物日記,非常引人入勝。
 

 

我很喜歡詩,只是很單純的喜歡“詩〞這種文體,不管是古代或是現代的。雖然它常常很難被解讀,不過,那也許也是我喜歡詩的原因。喜歡古代詩,因為明白現代人要用這麼有限的字數與這麼嚴謹的規則寫出這麼工整的詩,已經不太可能,所以欣賞它們的美及崇拜古代詩人的高超技術;喜歡現代詩,因為它們沒有規則,讀懂讀不懂,字多字少,淺白或深奧,文謅謅或狗屁不通,只要被冠上“詩〞,一切似乎都說得過去了。彷彿大家都能容忍“詩〞就是一種不受約束控制、沒有框架的文體這樣的概念,而也總是有人欣賞。今天隨手把隱匿的詩拿起來翻一翻,不禁覺得人生的確如此,莞爾偷笑又對味的同時,與你們分享:

 

老娘不幹了。」

                 ----辭職的時候不可以對老闆說的話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也不知道是誰規定的,有一些話在辭職的時候不可以對老闆說,比如你不可以說:「老娘不幹了。」

 

你也不可以說出真正的原因,像是:「你必須辭職,因為你需要,每天早晨都有充分的時間坐在馬桶上嗯嗯。」

 

你不可以說你需要,每天過著悠閒的生活,因為你相信瑣碎無聊的日常生活,就是人類存在的一切意義。

 

你不可以說你需要,擁有一扇安靜開啟的窗戶,因為老闆的口水,總是弄髒了辦公室前的強化玻璃。

 

你不可以說你需要,一個人遊蕩於上班時間空曠的街道,因為當你想到別人都在伏案疾書,或是在會議中抵抗強大的瞌睡力量,
你才可以確定你的血液,是真的流動於自己的身體裡面。


你不可以說出,你是多麼需要一種自由,一種,不管在多麼老了以後,還可以任意撂下:「老娘不幹了。」這句話,然後掉頭就走的自由。


你不可以說出,其實你就是不想遵守時間與肉體的協約,其實你就是想一直賴在媽媽親手舖的眠床裡,只要一個不高興,還可以蠻橫耍賴,
還可以恣意嚎哭。


反正,你就是不可以說出,其實你還沒有從兒時的夢裡,醒來。

 

取自《自由肉體》,第157頁

---------------------------------------

點頭如搗蒜的舉手(反正我也看不到)

這就是隱匿的詩。句句皆為人生的無奈真理,邊讀嘴角上揚的同時,心中卻不免油然升起莫名的惆悵。這樣,你們懂我為什麼喜歡她的詩嗎?

下面這一首,獻給最近正在搬家的一粒沙:


搬家


搬家是麻煩的。搬家的麻煩,起先在於打包。
你必須鉅細靡遺地將所有的家當,摺疊、壓緊、放置於紙箱之內。
明知對於家當們而言,紙箱只是一個短暫的居所,但還是得收束妥當。
你必須為你當初基於無聊而添購的,衣物、書籍、傢俱們;基於熱情而生產出來的,文件、圖稿、照相本,擔負起沉重的責任。

 

搬家的麻煩,接著還在於你必須,在舊居丟棄一些舊有的,而在遷移至新居之後,又要購買一些將來會丟棄的。
然而搬家的麻煩,有時候則是因為,你總是丟掉不該丟的,然後珍惜地,為自己留下了垃圾。


關於搬家的麻煩,我們也不能忽略了心理的層面。
凡住過必留下痕跡。你可能無法忘懷隔壁的小狗,小巷裡閃爍的路燈,里長伯親切的廣播,
還有那每晚入睡前總要觀望許久的,狀似蠟筆小新頭形的壁癌。
你甚至記得了好幾個夢境,以及一切繁瑣累人的記憶。如果將它們放上磅秤的話,你必須為此而付出昂貴的超重費。


當然了,搬家最麻煩的,一般公認是搬運和遷移。
在無辜的汗水和莫名所以的顛簸之後,就像電影裡倒轉的鏡頭一樣,你又得將之前緊壓、摺疊的東西,一一取出、鬆開、撫平。
經過了不只一次的挪移、堆疊與擦拭,最後終於安放了它們。雖然不知道這安放將會持續多久的時間,但大家都暫時鬆了一口氣。


不過話又說回來,搬家的麻煩,其實都不在於上述的這些。
搬家的麻煩,看起來十分愚蠢,然而和地球上許多其他的麻煩比起來,它其實有著深刻的寓意。只是我們暫時還不能明白。

 

取自《自由肉體》,第61頁

創作者介紹

aLL mY liL ObsEsSioNs

xyl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