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沈重的心情上了巴士,準備朝下個城市繼續旅行Córdoba (哥多巴/哥多華)。上車後的前半個小時我還是不斷的一直問Peggie:「你確定要繼續嗎?」「你確定沒關係嗎?」心裡外加OS:「你不哭一下嗎?」;而Peggie也一樣面不改色且斬釘截鐵而堅強地回答我:「沒關係!」「沒事!」「不用!」所以我也只好跟著let it be, 閉上嘴,趁巴士通勤的兩個半小時稍事休息。這兩個半小時,心情很沈重,天氣很冷,氣氛很僵,堪稱這趟旅行最長的兩個半小時。

 

後話:我想當時心情比Peggie來得激動的原因有二:一、Peggie自己身為當事人卻鎮定得令人咋舌,程度已超乎常人能理解(愚蠢如我卻不死心的試著理解,或,其實我有OCD(又稱強迫症“?!);二、東西是在我眼下被偷的。我耶!一個自以為,而且很多朋友也以為擁有夠多旅遊經驗的背包客。遇到手法高超的竊賊的結果,一樣必須束手無策地認栽,和不常出門的宅男女們相比,下場也沒有比較漂亮。後來雖然還聽說更多更扯的竊賊行徑,譬如在機場裡,竊賊當面直接拖走你的行李,爸媽還喝止你說全世界又不是只有我們的行李長這個樣子。即便她與弟弟跟蹤竊賊並趁他們不注意,又把行李拖回來。--取自曲家瑞老師的親身經歷;譬如和一行友人(Peggie也是座上賓)去巴黎(另一個失竊率超高的國際城市)遊玩,吉普賽小孩拿著雜誌裡的目錄來路邊咖啡座向我們推銷,藏在書本下小手也沒閒著差點摸走了同行友人的高級數位相機,被我當場抓包沒讓他們得手。以上。即便聽說過這麼多比我們更慘烈的遭遇,卻沒因此讓我就此放下這個把Peggie行李弄丟的缺憾,感覺更像是旅行記錄裡的污點,所以從此便不斷告誡自己,出門在外,不管是第幾次旅行,一定要比謹慎再更謹慎一點。


哥多華是下午四點多的事了,太陽雖然不大(天空灰灰的),但我們心裡知道身處冬天的歐洲,天黑前也只剩大約三個小時可以閒晃。搭了市公車,所見到處是黃土磚搭建的堡壘式建築,城牆很長,範圍很大,甚至還經過了當時不識相但非常有名的"Puente Romano)羅馬橋(注一)。公車沿著河岸慢慢駛進城內,又似乎繞了一圈(因為真的看起來都一樣),別的沒有結實累累的橘子樹卻特別多,我們擔心西班牙的公車跟他們的民族性一樣隨性,所以急急忙忙地就在一個住宅區下了車(現在想想,也許我們比西班牙人還要隨性)。看著公車緩緩駛離,心裡其實有點忐忑,但好險天光仍亮,還有橘子樹相伴,就慢慢邊走邊找預定要住的青年旅館,遠遠的後方,跟著一個落單的背包客,猜測應該也是隨意下站想藉著我們尋找下榻處吧(後來發現他竟然比我們早一步到達我們要住的旅館,所以到底誰跟誰,誰也不知道)。路邊這麼多的橘子,很多都被年輕人打落在地上,看樣子當地人應該不甚在意,就和Peggie順手偷摘了幾粒試吃,>____< (←當時確實是這個表情)又酸又苦根本污了橘子的名,難怪被人當雞蛋砸、被孩子當球扔,笨的是觀光客的我們。

 

後話:自助旅行的時候,背包客跟隨背包客這種事其實蠻常發生的,即便是陌生人,我們在看似寂寞的旅途中也總能夠想辦法互相依賴、互相給予幫助。而種滿哥多巴的橘子樹,在整理資料的現在才曉得,原來人家是種來當行道樹的,本就中看不中用,我們還傻傻分不清楚,以為人家不知道要摘來吃,留了滿樹要招待觀光客呢(最好是!)

 

Peggie找的青年旅館很優(可惜當時沒有記錄下來它的名字與所在),不但有早餐還有像大學裡一樣的一間網路室(這對於當時因為聖誕節被迫改變旅行路線的我們是一大利多,this is how we can go with the flow.),所在地也離附近猶太市集(有點像我們的夜市)及鬧區(有精品、服飾店的地方)不遠。放妥了行李就準備先往熱鬧的市中心出發。

 

經過猶太市集,到大街鬧區晃晃,哥多華的巷弄和其他地方的舊城區不太一樣,比較起來更有一種西方天主及回教的混搭感,卻又沒有突兀的新穎,日記裡寫著去青年旅館會經過的Luna小巷,此刻雖已不大記得為何這般記錄她,但大抵是因為美麗的名字與巷弄彎曲的趣味性吧。大街上的街頭表演也挺讓人印象深刻,要什麼樂器都有,有長笛、小提琴,連法國號都有人拿來街頭表演(還不是單一把,而是三四把一起,簡直就是法國號樂隊),街頭藝人的水準被拉得很高。閒晃途中,竟發現€0.6 的店(為什麼法國沒有?!我在日記裡這樣吶喊著),就像台灣十元的店一樣親切,喜出望外的兩人(尤其掉了行李的Peggie)趕忙衝進去把生活必需品(什麼牙刷、毛巾拉~)給買齊。又繼續逛,讓我看到兩家可愛衣服的店,一間叫 ”Pull & Bear”(如圖一),當時正值歐洲大拍賣,看到一件只要€36的大衣,差點衝動買下,但以我這種買件衣服也要一看再看、一比再比,隨便都要考慮三天以上的消費習慣,像這種只待一天的城市,要想得到我口袋裡的錢,實在有一定的難度。另一間叫“Oysho”(如圖二),是一間賣女內衣、睡衣的店,也非常可愛,睡衣還有Snoopy(ㄜ...並不像市場賣的好嗎?!人家可高級的哩)。可惜這兩間店,台灣都沒有。逛到後來,兩人其實都已饑腸轆轆(尤其天冷,肚子餓得更快),看著一間間Café門外玻璃櫃裡擺滿了各式三明治, Peggie嚷著說她受夠了只吃生冷乾糧類的食物,譬如沙拉或麵包,(當時心裡OS:但要在歐洲不吃麵包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我是說,連麥當勞的漢堡都有麵包阿!)她決定要吃點東方的、有家鄉味道的東西。在巷弄裡被我們遇到了一間日式料理店,看著招牌上有拉麵的圖片,兩人二話不說就踏進了餐廳;不記得Peggie點了什麼(好像是生魚片蓋飯之類的),我則點了一碗咖哩拉麵,要價€7.2(背包客的克難飲食法在今天暫停一次,讓我們奢侈一下下,雖然那對當時窮到要被鬼抓走的我,心裡其實挺掙扎的)。酒足飯飽一番後,我們才漫步回旅館,又經過月亮小巷,享受著哥多華的夜晚,心情有化陰晦為晴朗的趨勢。

 

 pull and bear
(圖一,注二)
  

 oysho
(圖二, 她的y長得像是倒過來的h,注三 


【延伸閱讀 / 注】:   

注一:Puente Romano)羅馬橋,可看這篇文章的照片,之後去參觀的大清真寺的外觀與內在的照片也都不錯可以一併欣賞,資料來源:[西班牙]古老溫馨的哥多華Cordoba, Spain by 閒閒桂夫人

注二:照片來源:Google圖片搜尋

注三:照片來源:Google圖片搜尋

創作者介紹

aLL mY liL ObsEsSioNs

xyl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