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在旅行中

 (圖片來源:紅印文化)

 

「這些已經過去的日子所留下的空白,便成為我所相信具有力量的文字的居所。」


出版社、書商...不管誰主導著消費市場,總會在每一年自九月開始便或多或少陸續祭出隔年的日誌。而即便是知道買了也不會每天都紀錄一點什麼,而且平均每本都有一半以上的空白,到了每一年的這個時候還是不學好地中邪般默默走到書局的那個角落,仔細審視起每一本千奇百樣或可愛或便利或手繪或帶文學氣息的各式日誌/手札。而這樣類犯毒癮的程序總要來個至少三五次(挑結婚戒指都沒這麼搞剛)直到正式下手帶回家為止。因為事關當天的情緒,把玩在手中的感覺,內頁書寫格式的大小及編排方式,封面的設計;然後重複拿起又放下的動作N次之後,才會在某一個天時地利人和,心緒、指尖、視覺三者都達到完美的平衡之時(有沒有這麼玄?!),找到那本屬於某個年份的日誌,某本我心裡知道絕不會記錄超過半本的日誌。

去年(2013)底在誠品的日誌區找到了一本[還在旅行中,2014],格式一般般,但有著圖文作者到各處旅行隨寫的想法,所以不寫的時候,整本書也就是另一個人的手札(所以是為了不要顯得太空白而買的嗎?)。寫字在上頭時,也總有某個地點的照片或是作者的注解或插圖陪伴著(還是害怕無聊?)。總之,當時買的當下心想:『彷彿用了這本日誌也就跟著作者拜訪了這些地方』這對於旅遊魂旺盛的我,整個是"大中"!


但如前言所述,我畢竟認識自己也三十餘年,這些每年固定會買的日誌總有大半空白的,你以為"大中"的日誌會有什麼特別過人之處?它,如預期般被我擱在某個包包裡一擱就是半年,直到暑假換了工作才翻出遺落身後大半年的日誌,即便後來很積極的使用,它還是無可避免地留了近半本的白。

所以我默默且近乎哀悼的寫下:

 

「這些已經過去的日子所留下的空白,便成為我所相信具有力量的文字的居所。」

 

然後讓它繼續留著白。(你覺得,日誌對於我對這些留白所下的注解能夠死而瞑目嗎?)

 

後話:

這位圖文作者-林君萍在日誌的前言寫著:

用紙和筆畫寫生活或旅行。

"總是覺得,那些存在腦子裡的什麼,平常是沉睡的。但只要自己拿起筆在紙上沙沙沙地寫著,那些什麼就會像是被叫到號碼似地,井然有序地輪流喊「有!」,然後一一醒來。

奇怪的是,只是喀、喀、喀地敲鍵盤,便不會如此容易。

於是,我總是習慣用紙和筆,或快或慢地將心裡想的,腦子裡轉的,寫出來或是畫下來。

旅行時,更是如此。

喜歡走路走到一個段落,找個適當的地方坐下來,拿出袋子裡的本子與筆,開始書寫起來。..."

 

恩~一定要用紙筆把想法寫下來,這跟我在【瑪惕の大哉問:寫文章的方法】裡提到的不謀而合!只是腦力不如人,對於某件事的想法不書寫下來並不會就此乖乖沉睡永不遺忘。若沒有時間,也總是先寫下"題目"(或說是這個想法的關鍵字或密碼)來提醒自己,等日後有時間能好好化作一篇文章的時候再登入、輸入密碼,然後這些在記憶裡的想法才會慢慢湧現呈然紙上/螢幕前。也所以,同此作者,在旅行時總要想辦法找個地方拿出本子和筆開始寫一些什麼,不是故意要顯現自己有多文青,那純粹只是記憶力不如人所造成的假象阿~。

 

延伸閱讀:【瑪惕の大哉問:寫文章的方法】

創作者介紹

aLL mY liL ObsEsSioNs

xyl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