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二—長輩

 

除了母親,我的另一個身份是兒童美語老師,就職的地方是一間名不見經傳的小小安親班,安親班的主任是家族裡的長輩,長輩因為不懂英文,就把英文部門全權交由我管理。

 

七月底,高齡近九十的爺爺大壽,家族聚會上和表妹隨意漫談聊到校友管樂團,她很驚訝我離開學校這麼久了竟然還能吹樂器(是爺爺九十,又不是我!?),興奮得追問音樂會什麼時候,我說了時間並承諾等票出來會拿去給她,誠摯的邀請她(或獨自,或帶著兒子先生一同)來聽音樂會。

今天,我把票拿到安親班請長輩轉交給她的女兒。

長輩:「喜舞蝦骨力?!」(譯:是有沒有這麼努力?!(這樣到處去?!)(不用顧小孩?!))

我:「...」

長輩:「她有說要去嗎?」

我(指著票解釋):「對。恩...沒關係拉,把票拿給她,她如果能去就去,不能去看誰有興趣去聽就給誰,或是還有人也想去聽,都是免費索票入場的。是我高中的管樂團,我會上台吹。」

長輩一聽到我說自己會上台吹,好像不好意思再說什麼(因為她不是我的母親),就摸摸鼻子把票收著了。

 

這,其實不是長輩的第一次發難。

在這安親班的工作期間,寒暑假的冬夏令營,美語部必須自己想上課內容、準備教材及招生,所以課表和海報我都自己來(根本是仗著自己用Mac,覺得很簡單)。做好之後,我總會傻傻拿著熱騰騰熬夜做出來的海報內容諮詢長輩,然後換得她說:「你其實不用弄這麼漂亮。」或「不用作那麼“港乎”拉」「你不用印到彩色拉」「我們這裡的家長看不懂拉」

直到某一年,我半撒嬌著跟她說:「這我花很多時間做好的。」

長輩:「(那有什麼?)這我只要花1500,印刷公司就會幫我們排版排好了。」

我:「...」

好險我還是很堅持做自己想做的,從來不把這“簡單”的工作交給廣告印刷公司代勞。(其實是因為花不起1500...XD)追求一個「我爽就好」的態度。(隨便!反正我自認英文部主任,可以任性!)而諮詢長輩,是看在她在業界翻滾二十年經歷的份上,希望自己能得到專業的意見審視作品,期待進步,而不單是想得到肯定。只是這件事,從來沒發生過。

 

不是在討拍,就像我告訴別人,我在練校友管樂團,吹XXX樂器,追求的也不是別人的驚嘆:「好厲害喔!」「好熱血喔!」「哇賽,你會上台?哪一首?什麼,吹全場?」(好拉,但是如果有聽到也是會小爽一下XD)只是社會上、職場上目前的「中生代」,盡像這種輕易漠視別人努力的人。雖然我實在無法理解去抹煞別人的心血、打擊晚輩信心的爽度到底能多高。

 

 

裝聾作啞的重要性就是,為了活著。

 

 

由於這樣的人很多,所以平日請多一份理解的心,常常關懷地方媽媽,因為你不知道她平日要承受的“內憂外患”有多少。(我還能站著呼吸,根本奇蹟。XD)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有時,會因為你的關懷,那位太太就能多吸到一口氧氣,有了站起來的力氣。

 

訓練自己成為能感知他人努力的人(Recognize people’s efforts,),讚美、肯定常掛嘴邊(say it out loud,),成為一個更好的大人(be a better person.)。 

 

Love & Peace

 

 

 

最後,我很好,沒事,不要擔心我。

我只是心疼那些隱沒在人群中,有著類似遭遇的女兒和後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ylus 的頭像
xylus

aLL mY liL ObsEsSioNs

xyl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