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開眼電影網,《摩托車日記》電影劇照,
場景是他們旅程的開始,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的裝扮讓我想到天空之城。

Let the world change you, and you can change the world.
讓世界改變你,你才能改變世界。
經常在別人的T-shirt、帽子上看見他的大頭像。卻不知道他是帶領拉丁美洲革命的英雄,還直以為他是某龐克搖滾始祖,總之,那張臉,有種莫名的熟悉感。直到進電影院前,這種似曾相識的遇見仍繼續發生著。不知道切·格瓦拉,不知道他的英雄事蹟,不知道他的革命精神改變了世界並在他死後仍持續影響著,唯一知道的是:認識他,肯定會影響我很久很久。

《摩托車日記》是我在2004年金馬影展的驚鴻一瞥,看完後一直很想寫一點看電影的感想,卻一直吐不出象牙,感觸滿滿的;買了書,很快啃完了,感觸也滿滿的;等上了院線,以為再看一次感觸能夠得到宣洩地和大家分享,結果,一樣感觸滿滿的走出戲院,直拖到現在--一個人在旅程上的時候,才找到出口。

「就像唐吉柯德擁有他的驢子,
聖馬丁擁有他的騾子一樣,
我們有我們的摩托車。」

「計畫:四個月內旅行八千公里
方法:順其自然
目標:穿越我們在書中認識的拉丁美洲
設備:La Poderosa(摩托車暱稱),一輛破舊的39 Norton 500
領航員:我一位胖呼呼的朋友,29歲的生物學家,自認為科學流浪漢。他的夢想是在30歲生日時完成這個旅程。
副領航員:那就是我,23歲醫學博士研究生,痲瘋病專家,業餘橄欖球員,偶而有哮喘。
我們的共同點:不安分、充滿夢想,和對這片大陸的無休止的愛」
接著,他們從布宜諾斯艾利斯出發了,時間:01/04,1952,0KM。

「親愛的媽媽,布宜諾斯艾利斯在我們後面了,在我們後面的還有可憐的生活,以及那些教師、考試、讓人犯困的論文,在我們前面的是整個拉丁美洲,從現在開始我們只相信我們的摩托車。」

雖然摩托車到了智利就面臨解體邊緣,但我總覺得從那一刻開始,他們的旅程才真正開始。靠著兩條腿繼續旅行,卻因此看得更多,遇到更多人,也更親近他們所愛的那片大地。在開發國家旅行,我們會看到文明的社會、制度、人民、美麗的風景;在未開發或說落後的國家旅行,我們只會對世界有更深刻的認識,卻也因此容易對世界感到陌生。切在智利認識的自知無力挽救的老太太、在礦區遇到的那對被迫離開自己土地卻依然祝福他們的夫婦、在印加帝國(祕魯)接觸的人事物...都讓他對世界有更深的認識,也在他心裡種下革命的種子。不知道為什麼,我想到了佛陀--悉達多。

看書和看電影有絕大不同的感覺,但不管哪一種都無法否定切的文筆。看電影的時候覺得他們的旅行很辛苦,因為計畫總是不及變化,旅行進度嚴重落後,也錯過了阿爾貝托的30歲生日,但他們似乎很活在當下的盡情享受他們正在經歷的一切。看書的時候,覺得他們的旅行很有趣,因為沒錢吃飯住旅館,經常餐風露宿,所以整本書除了透過切的文字顯現了他對革命、改善當時現況的決心之外,就在描述這騙吃騙喝二人組的旅行過程。這同時也是我喜歡旅行的原因,因為不管計畫得多麼周詳,你永遠不知道老天爺會在你身上開什麼玩笑,只能見招拆招。我喜歡驚喜,不喜歡計畫,所以幾次旅行下來老天爺都沒讓我失望地給我很多意外,最慶幸的是至少我總能好手好腳的回家。

經過了半年,終於到了目的地:委內瑞拉的加拉卡斯,時間:07/26,1952,12425 KM。時間和旅程都遠遠超過他們的預期,而這時候的切也已經24歲了。

我,連摩托車都沒有,只有一個大背包、兩條腿,不過,至少我搭巴士、飛機,從台灣到美國,到我即將踏上的歐洲大陸;23歲,還沒找到跟我有共同點的夥伴,所以我一個人旅行;但我和50年前踏上摩托車之旅的那兩名年輕人一樣不安分、充滿夢想,還有我對這整個世界的極大好奇心,至少短期目標是踏遍歐洲。可是我在中繼站(美國)躊躇了,其實對法國還是抱著極大的興趣,甚至可以說是等不及,但是對於自己的夢想卻產生了懷疑與動力的流失。我想我只是害怕,又或者只是有一股力量催著我離開卻受困在這裡而感無力。這裡的樹葉開始變色,北風在催著我上路了,好險有《摩托車日記》給我勇氣。「等到我們老了,不再喜歡旅行了,就在這湖邊設個門診部。」切這麼對阿爾貝托說。我很難想像有一天我會不再喜歡旅行,因為經過三次出國自助旅遊之後,我發現,旅行、流浪是會上癮的。怕是因為走不動了,而不是因為不再喜歡吧。

一個瘋狂的想法,一段崎嶇的旅程,一份堅定的信念,一場不悔的結局。
∼by seeing 2005/03/17 01:42 IP : 61.31.139.226
說得很好不是?其實每個人都需要一段旅行,一段為了找尋自己的旅行,目的地不用很遠,行徑不用很瘋狂,但是一定要有堅定的信念去完成,結局肯定不會讓你後悔。


「這不是什麼英雄事蹟,而是兩個年輕人生命中一段真實經歷,為了同樣的渴望和夢想而奮勇前進。我們的眼光是否太狹隘、太片面、太激進了?我們的結論太唐突?或許。這次漫遊美洲,我,我已經不是原來的我了,至少我改變了很多。」

我,在跟切一樣的年紀時踏上屬於我的旅程,卻從來就不知道什麼是原來的我,因為遇到不同的人事物讓我不斷改變;但我知道在前進歐洲的旅途之後,我,不會是現在的這個我。



讓世界改變你,你才能改變世界。

我,等著讓世界改變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xylus 的頭像
xylus

aLL mY liL ObsEsSioNs

xyl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